lanisky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旗下项目 > 巅峰资讯 > 科技 > 科技综合资讯

周鸿祎:中国互联网过早就衰老 大家都忙抄袭

福布斯中文网 2010-11-18

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在中国互联网界,360创始人周鸿祎总是凭借其出人意料的行动而引发业界阵阵骚动,从而成为广受争议的“搅局者”。上周我对刚刚从香港“潜回”北京的周鸿祎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独家专访,试图还原这个“备受争议”的人物一贯奉行的逻辑与行为方式。在这次采访中,周鸿祎给自己的定义是彻头彻尾的颠覆者,并对此做了详细的解读。

下面就是他的部分言论:

——我做的是颠覆,我颠覆的是商业模式,颠覆已有的商业模式。

——在中国提起颠覆、提起破坏都是不好的词汇,东方伦理认为和谐是第一位的,认为你怎么老跟人家吵架,你老让别人挣不到钱,你老让市场不和谐,这会让我显得备受争议。在美国我可能被认为是英雄,认为我在做颠覆的事情,在中国我成了毁誉参半。

——他(马化腾)这个人的性格就是求稳妥,没有十足的把握不会轻易杀入。我感觉他总是有一种不安全感,总是担心哪个客户端做大了,哪一天会把QQ颠覆掉。

——中国互联网过早就衰老了,最后变成了大家都在抄,一个模式大公司在抄,小公司也在抄。

——很多企业家都标榜道德,企业和企业之间是弱肉强食,残酷竞争,但这样做时千万不要伤害用户。

——通过这件事可能让我们以后不能完全理想主义,要变得灵通一点。比如如果再来一次,我们可能不会把过滤客户广告的功能放出去了。

——目前中国互联网领域的成功更大程度上还是依赖中国庞大的市场规模,还没有形成基于技术上的核心竞争力,更多的是对用户的理解和规模效应之后形成的马太效应。

福布斯中文网:这些年你似乎总是在给行业“搅局”,能不能讲讲你这样做的背后逻辑?

周鸿祎:我做的是颠覆,我颠覆的是商业模式,颠覆已有的商业模式。我们在做反流氓软件的软件时,做免费的杀毒软件时,包括这次的扣扣保镖时,都是在扮演颠覆者。比如我在做杀毒软件时,当时已有的厂商们为什么一套杀毒软件总是要卖300多元?根本不值那么多,是暴利。我通过免费就彻底地颠覆了它们,我要让人知道杀毒软件免费也是可以赚钱的。

福布斯中文网:免费让360损失了多少?那你怎么通过免费赚钱?

周鸿祎:当时我们一年已经有上亿元的收入。免费后我可以通过提供一些增值服务来获得收入,现在我们的收入已经重新回到免费前的规模。

福布斯中文网:但外面对你的做法有很多非议。

周鸿祎:在中国,这种做法很难得到理解和认同,大家总觉得你吃饱了撑的,但现在的格局是既有模式,小公司起来就是要破坏、要创新,就是要破坏已经是巨头的公司的商业模式,当初IBM控制了所有的软硬件,必须在IBM的系统里才能做,个人电脑换了模式便成功了。但在中国提起颠覆、提起破坏都是不好的词汇,东方伦理认为和谐是第一位的,认为你怎么老跟人家吵架,你老让别人挣不到钱,你老让市场不和谐,这会让我显得备受争议。

福布斯中文网:作为一个颠覆者,你的最大困扰是什么?

周鸿祎:这几年网上骂我的人最多,一开始看也很生气,到处是真真假假的谣言,后来觉得只要你产品做好老百姓还是认可的。如果靠骂人就能把人骂死,我们就不用做别的,骂人就好了。这次三人成虎,几家公司起来反对我,大家会觉得你要是没有错怎么会有这么多公司反对你。在美国我可能被认为是英雄,认为我在做颠覆的事情,在中国我成了毁誉参半,有一些人理解我,有一些人不理解我,我觉得很委屈,我觉得创新很难。

福布斯中文网:有人认为中国互联网行业大局已定,你怎么看?

周鸿祎:如果一个行业永远是格局已定,永远只有巨头,肯定不利于创业公司的成长。中国今天不缺公司,中国VC产生很多财富英雄,但意识还不能转过来,中国互联网还是垄断的互联网,而不是创新的互联网。我们互联网领域空间越来越小,美国近些年又有Facebook 和Twitter,新的模式在美国还在起来,但在中国,像美国这种欣欣向荣的活力你是看不到的,中国互联网过早就衰老了,最后变成了大家都在抄,一个模式大公司在抄,小公司也在抄。

福布斯中文网:你怎么看道德问题?破坏一家公司的商业模式是否有些不道德?

周鸿祎:很多企业家都标榜道德,企业和企业之间是弱肉强食,残酷竞争,但这样做时千万不要伤害用户。我觉得360并没有做伤害用户的事情。我们做的扣扣保镖恰恰是看到了他们不重视用户之后,用户该满足的需求没有满足。很多用户用不到QQ所有的功能,QQ有三十多个插件,绝大部分用户用不到,没有给用户选择可以用什么,可以不用什么,我们给了用户选择权,用户可以挑想用的功能,我们可以给用户过滤掉不想看的广告,扣扣保镖之所以受欢迎就是他们不重视用户的感受,给了我们机会,让QQ用户喜欢360,这是典型的产品创新,寻求用户体验,寻求用户需求很大又没有被满足的事情,是典型的产品竞争。

打个比方,电视台放广告,如果冲到电视台去,破坏了电视台大楼,让电视台放不出广告,这肯定是不行。但我只是给看电视的人提供了一个遥控器,而且是用户主动使用的,电视台放广告,用户就自动换台,把广告跳过去。这只是影响了用户自己,还是在家里私人空间里,我们并没有侵犯腾讯的权利。

福布斯中文网:为什么想到做扣扣保镖,你不知道它直接冲击腾讯的商业模式吗?

周鸿祎:我就想它产品有什么弱点,它有什么没有满足,你做哪些东西它很难跟随,后来我想它有现成的商业模式,它不愿意用户把电脑里的QQ中自己不用的服务关掉,它也不想用户把不看的广告关掉,我就做这两个功能,它便很难模仿。其实,它最好的手段不是逼着用户二选一,而是把这两个功能去掉,它的用户需求满足了,我的产品就没有意义了。

福布斯中文网:你和马化腾个人之前有过一些直接的交流吗?

周鸿祎:有过,我在做免费杀毒软件之前,我还建议过腾讯做安全,但他很犹豫,很纠结,他这个人的性格就是求稳妥,没有十足的把握不会轻易杀入。我感觉他总是有一种不安全感,总是担心哪个客户端做大了,哪一天会把QQ颠覆掉。

福布斯中文网:有没有考虑过这次冲突的最坏结果?如果法院判你败诉了怎么办?

周鸿祎:我不认为法院会判定我们败诉,当然如果它们借助当地法院的关系有可能,但我们也会上诉。

福布斯中文网:经此一役,你对自己的商业理念和方法有什么反思吗?

周鸿祎:通过这件事可能让我们以后不能完全理想主义,要变得灵通一点。自从在过去吃过亏后,我就一直特别重视用户利益,不太在意别的公司的商业利益,我觉得你打不过我很正常,这一次来看有些事情做的太极端,别的公司会发疯,这样会对用户带来伤害,我觉得我是在做好事,没有直接伤害用户,但可能因为我们,不管谁的责任,用户因此受伤,我们以后会注意这一点,在给用户创造价值的同时,会尽量兼顾其他公司的利益。

福布斯中文网:比如如果再来一次,你会怎么兼顾?

周鸿祎:如果考虑到这种情况的话,我们可能不会把过滤客户广告的功能放出去了。

福布斯中文网:你刚才说的教训是什么——我指的是让你变得重视用户的?

周鸿祎:在3721时,为了竞争,我们就把产品做得很难卸载,伤害了用户,最后导致一个很好的创意也失败了。从那以后,痛定思痛,我知道再也不能做伤害用户的事情。

福布斯中文网:有人在提腾讯应该拆分QQ和其他平台,你觉得可能吗?

周鸿祎:个人觉得中国反垄断法刚出来,这块肯定很难,只是大家的想象而已,我觉得即时通讯已经成了互联网上的通讯工具,互联互通绝对是必要的,未来大势所趋,我觉得如果互联互通,腾讯的市场格局会有变化,会逼着腾讯不断借助创新留住用户,现在是通过让用户没有其他选择而把用户留住,但如果互联互通,一些采用非QQ的用户也能够和原来的朋友保持联系,这可能会致使部分用户流失,这样就逼着腾讯把服务做好,这让腾讯的发展会更健康。

福布斯中文网:你觉得中国互联网已经具备世界级的竞争力了吗?

周鸿祎:目前中国互联网领域的成功更大程度上还是依赖中国庞大的市场规模,还没有形成基于技术上的核心竞争力,更多的是对用户的理解和规模效应之后形成的马太效应,这里边我比较看好阿里巴巴,它建立了完整的产业链,而百度和腾讯则建立了两个帝国。

Contact lanisky

深圳市湛蓝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龙华区民治街道华侨新村
service@lanisky.cn / 0755-86501200

廉江市湛蓝科技有限公司

广东省廉江市良垌镇平田济村 / 13542015105

经营资质

营业执照  企业信用信息  粤ICP备15114633号
中央网信办举报中心  广东省通管局  深圳举报中心

首页 | 湛蓝公司 | 关于我们 | 官方新闻 | 资料中心 | 人力资源 | 联系我们 | 网站条款 | 友情链接 | 会员中心

©2007- Lanisky All rights reserved.

lanisky Lanisky Lanisky 中国 Lanisky 香港 Lanisky 台灣 Lanisky India Lanisky Singapore Lanisky 日本 Lanisky Россия 更多>